跳至内容

北见丽华的方式

文:三登

色情产品里,性爱是场面,女人是条件。这是一般色情故事的框架。其中的女性多半做爱动机不明,也无半点主体意识,只是依附于性场面的工具,毫无人格魅力。

二次化的色情产品此风更甚,男人多为种马,女人只会倒贴,故事形式缺乏逻辑,内容也简单重复。

当然也有些色情产业的作者们不甘心只做迎合温和宅男的视觉工具,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作者化野心,除了扶持宅男的捐精大业,也希望他们在射精后有所思考,于是出现了里番神作《Bible Black》(中译:黑暗圣经),还有来自其中的大人物———北见丽华。

北见丽华的方式

《Bible Black》虽也有夸张的交媾特写和极度淫乱的性场面,但在叙事上却没有像一般的官能作品一样只是把叙事作为性事的诱导和前因,然后剧情便草草了事。

《Bible Black》很注重叙事,故事构架工整并兼带巧思,没有一味得遵循循规蹈矩的线性叙事,而是通过螺旋化的叙述形式,加上分支化得对悬疑进行旁击侧敲,最终迎来故事结尾的爆发。

性场面也不是纯粹为了唤起观众的性兴奋,而是像日本上世纪60、70年代的粉红片,或80年代早期兴起的av,性在故事表达上并不是纯粹满足视觉的内在动机,而是把性隐喻化。《BibleBlack》爆炸式的错乱性爱不过是故事暗房的显影剂。

初看《Bible Black》像是通俗校园主题av的二次元化,按照墨守陈规的好莱坞叙事规律,我们甚至想当然的认为水无瀬多喜是男主角,伊万里胡桃是女主角,因为他们最先登场的角色(除去开头的献祭仪式),故事最初也的确是以男主角水无瀬的视角展开的。

北见丽华的方式

(作品中看上去唯一人格正常的伊万里,其实不过是补充北见丽华的邪恶人格的参照而已)

但这些不过是故事的侧写手段,视角很快就聚焦在保健老师北见丽华,但只是片段式的停留,同时也引出一个巨大的悬念。主创者通过对陷于无穷欲望而淫乐作乱的青少年巨细靡遗但又碎片化的描写,通过些群像来引导故事核心,把故事的线索和张力都集中在可以揭露真相的核心人物上,即——北见丽华。她才是《Bible Black》真正的主角,而非娇弱存在感稀薄的伊万里或担当故事行动力的水无濑。

《Bible Black》故事的深层意念是人对欲望的失控,而表层现象则是不断揭露主角北见丽华的秘密和魔力。

北见丽华会念动力,可以靠咒语控制人心,施以奸淫的法术,让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性欲,还可以通过和人发生性关系的手段,使人成为听命于她的奴仆,并继承她一部分的能力,她的存在就像是繁衍不息的病毒一样,可谓无敌,无人可拒绝她的感染。她是故事里是至高无上的宗教。

她魅惑水无濑成为她的使徒,她像对待巫女一样通过水刑报复高城,北见残忍冷血,即使无辜的伊万里与她当年的悲惨命运可谓同病相怜,她也未有一丝恻隐和怜悯,她即是恐惧本身,在她的残忍下,所有受害者都是一视同仁。

她还可以从阴部长出阴茎,她并不是纯粹的双性人,平时是女性生殖器的生理状态 ,在性欲高涨时,阴茎便从膨胀的阴蒂长出来,同时也具备射精的能力,所以北见丽华既可以和男人交合,也可以和女人交合,突破了生理的限制,某种意义上她以一种无性繁殖的形象存在,自我便可生息,如同恶魔。

当然这逆天的设定并非凭空虚构,早在中世纪猎杀巫女的黑暗历史中,就有教会宣称巫女会和魔鬼签订契约,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成为魔鬼代言人。这些魔鬼可以化为女人同男人交合,目的是盗取这些男人精子为自己所用,也可以化为男人同女人交合,射出的精子便是化为女人时从男人那里盗取来的。

北见丽华能力的灵感应该就是出自欧洲中世纪教会宣称的魔鬼之力。所以北见丽华超凡且下流的超能力并非主创为了性场面而作的胡编乱造,也非营造主角光环的浅薄意淫。

在民智未开且蛮荒的欧洲中世纪,被授以污名的女巫自然是被仇视和宗教迫害的对家,这股莫名的猎杀狂潮肆虐了欧洲近300年,然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妇女。

在故事里,北见的命运就是中世纪被无辜残害女巫的写照,但不用于历史上待宰的羔羊,她不仅超脱,并且牢牢掌握。

北见并非天生恶魔,她原本只是一个善良的转校生,当时学校的风云人物学生会会长小圆娜美喜欢上了她,小圆是个蕾丝边,魅力十足,学校没有哪个女生敢拒绝她,而北见却拒绝了她。

高城和几位同学是黑魔法爱好者,想成立黑魔法社团,但却被小圆以可笑幼稚的理由给拒绝了。她们偶然间从古董店买到了一本中世纪的黑魔法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们使用了其中的咒文让学生会会副会长当众自慰,因此验证了这本魔法书的真实性。她们利用魔法书控制人心,做性交易的中间人大肆在校园敛财,还恶意惩罚了学生会会长小圆,让她爱上一个丑男,报复她不让她们成立社团的作梗之仇。

为了更彻底得羞辱小圆,高城解除了魔法,让小圆清醒意识到自己这个蕾丝边竟然和恶心的男人做爱,小圆倍感屈辱,利用为北见补习的机会,想趁机强暴北见,因为北见是处女,她渴望与处女做爱来净化自己。但北见再一次得拒绝了她。

在双重刺激下,小圆逐渐迷失自我,加入了高城的魔法团队,企图利用黑魔法召唤恶魔,得到更为强大的能力。他们杀了一条狗作为祭品,在献祭仪式上,恶魔被成功召唤了出来,但发现祭品却只是区区一条狗,所以恶魔强暴了作为召唤祭司的高城,高城因此受伤住院。

小圆认为要召唤恶魔,需要献祭活人,并且还是处女。她想利用北见作为祭品,也顺便报复北见对自己求爱的拒绝。她利用流氓抓出了北见,警告流氓可以玩弄她,但不能破处,但流氓还是无情得强暴了北见。

在献祭仪式上,小圆用剑刺穿了躺在祭台上一丝不挂的北见,想用处女血召唤恶魔,但因为北见不是处女,仪式失败了。疯狂的小圆认为仪式失败是因为献祭的活人不够,所以当场杀了所有的同伴,此时奄奄一息的北见从背后用剑刺死了小圆。恶魔此时召唤到:你想活吗?

北见为了活命只得和恶魔签订契约,获得了恶魔的能力,成为了魔鬼代言人,但以12年为期限,12年后,恶魔便会收回她的生命。

从头到尾,北见都是局外人,身为最无辜的人,却意外成为了恶魔成为了巫女,我们可以把北见丽华的恶魔化双性化看做是女权意识的崛起,这在物化女性的色情作品中可谓突破,但这样解读是低估了北见的人物孤光,北见要的不是单单拒绝依附的人生,她要的是绝对式的自由,纵欲不过是她的自我表达。

她魅惑水无濑,和他交合却拒绝让他射精,即使作为女人,她也牢牢把握性权的主动,把水无濑折磨得死去活来,使他成为自己的奴仆。她折磨佐伯这个热衷黑魔法的迷妹,为了表达她在宗教的至高无上,她肆意让男人轮白木和水无濑,只因为这样可以让她开心。

她不是从人类堕落为恶魔,而是从人类进化为恶魔,她让水无濑目睹伊万里的身体肆意被男人践踏,在争分夺秒得的仪式前都怡然自得的自娱自乐,她从未恐惧,早已放弃身为人类的焦虑和曾经对恐惧无法抑制的冲动。

她甚至蔑视曾经身为人类的自己,她通过强暴处女伊万里获得转生,除了欺骗要拿回她生命的魔鬼,也是对过去自己的人类身份的摆脱,她其实是强暴了自己。

《Bibile Black》的宗教设定主要参考了撒旦教,巫毒,基督教,十字蔷薇教会和中世纪的猎巫历史。起初水无濑和高城都是利用巫毒的形式来控制人心,而献祭仪式几乎和撒旦教无异,但却都是通过耶和华的名讳来利用五芒星做阵法,用活人献祭召唤恶魔,《Bible Black》集合了人类和宗教的阴暗面。

最后北见想利用水无濑转生,则是通过性爱的方式来做法,性在撒旦教里代表的便是无法无天的纵容。

撒旦教的定律是“做你想做的”,而性是我们最为压抑的欲望,破除性的压抑便是实现最大的自由。北见成为恶魔后,性是她的武器,性是她的信仰。

《bible black》里所有献祭和法阵里,无论是祭司还是祭品,都是一丝不挂的,在欧洲中世纪的猎巫黑历史里,教士在对巫女处刑时,通常会把她们的衣服剥光,然后拷在拷问台上行刑。

在《猎杀女巫》这本书里面有这样一段描绘:“那个时期,处决魔女就如同马戏团的色情演出,常常是万人空巷前来观看,一些男子更为起劲,因为这些魔女赤裸的身体、痛苦的扭曲能给他们一种畸形的感官刺激。”

北见在处刑或做阵法也是一丝不挂,可见她是以巫治巫,她把人类视作异端,也把自己捧做撒旦,在一场处刑中,北见命令自己的奴仆为高城的肛门灌水,在中世纪,被视做女巫的人也会被教士以腹部灌水作为惩罚,可见北见不单单是恶魔的化身,她承担了一部分教士的职务,但她不满足想成为教士,她想做宗教本身,甚至是超越宗教,她不消极对待自己的人生,不满足仅仅12年的魔鬼寿命,她需要伊万里的处女之身,她需要转生成为宗教,她的目标已经不是单单报复人类,而是成为人类的神,自我放逐无拘无束得以自己的方式存在。

如同Frank Sinatra所唱的《My Way》一样

If not himself, then he has naught.

除了自己,我们一无所有。

To say the things he truly feels;

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感受,

And not the words of one who kneels.

而不是那些身不由己的话。

The record shows I took the blows –

时间证明,我经受住了磨难,

And did it my way!

用我自己的方式!

Yes, it was my way.

没错,这就是我的方式。

这是北见丽华的方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