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从饭岛爱到泷泽萝拉

从饭岛爱到泷泽萝拉

从饭岛爱到泷泽萝拉—日本AV发展史


文:方海

———

前言

中国人谈到日本人,脑海里通常会浮现两个画面,一个是滑稽的日本兵被聪明勇敢的中国战士打得落荒而逃,一个肯定是赤裸裸的日本女优在床上的风情万种。向来,我对日本没有好感,不仅仅是因为历史,从某种角度来说,战争给两国人民带来的伤痛一样多,憎恨日本人不如憎恨战争的发起者更为实际;我讨厌日本是因为,一个国家,如果已经需要依靠出卖女人的肉体来取得经济增长,并且将其视为一种越来越普及的文化,我表示不能接受。诚然,日本av的发展与其历史,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但是并不能掩饰这个民族当权者,商人对女性的利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和日本类似的历史,类似的溶于血液的对性的崇拜经历,但发展出如此蓬勃的av产业的绝无分店,不得不说这方面日本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另一方面,我对女优却没有任何的鄙视或是觉得她们卑贱,当我更加深入的了解到av的历史发展,我就更加尊重她们,即使是如今的女优从业者,她们所从事不过是三百六十行里的一行而已。空谈仁义者总是数落着av文化的各种不是,又或是担忧着大中华民族在日本色情文化的冲击下萎靡不振,他们一边散布着各种针对性的言论,一边以各种名义在看着网上下载的盗版,几年前松岛枫还红的时候,韩寒曾经在博客里加入了她的博客链接,当时社会上对于此事当然是口诛笔伐的比较多,大家一边在骂着韩寒,一边使得松岛枫的博客陷入了瘫痪。借用苍井空的一句话:我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这句话大体能表示我对av,对女优的态度。此文的成文主要是以时间为线索,主要是历史性的情节,间或穿插一些女优生平等有意思的东西,丰富文章内容,在涉及到专有名词,比如特定的电影公司或者特定的演员,会尽量解释得通俗易懂,也会尽量避免这些,不使之成为外行人看不懂的东西,因为最高目的是让大家了解av发展史,能做到这些即可。

前AV时代

日本人不可能生下来就会拍Aav,不管是在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没有那么容易被接受,即使在日本人的历史中,性崇拜,乱伦有着及其重要的地位,甚至日本在传说中也是兄妹乱伦的产物(《古事纪》记载,日本第一个岛是由一只神矛插入还处于混沌状态的大地中,滴落下来的海水形成,后来两个兄妹神降临此岛,结合生成日本诸岛),那么av的形成到底有几个过程呢。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们知道今天的日本av仍是以录像带的形式出售(中国人习惯在网上下载,但实际上都是盗版),所以av得到发展的前提肯定是录像机,摄影机得到发展。60年代,美国派了一批脱衣女郎来到日本演出,彰显其大国软实力,当时的日本评论员写道,当美国人脱下衣服,整个舞台都变成了粉红色,后来日本人拍了一系列的三级片,业内人士称其为粉红映像。

粉红电影和av有着本质的区别,首先粉红电影是在电影院上映的,av倒还没听过有在电影院上映的;对于电影而言,色情场面仅仅是为了服务于情节,av恰恰与之相反;最后电影里的香艳场面通常利用拍摄技术以假乱真,av基本上都是真枪实弹。粉红电影发展迅速,深受欢迎,并且不再那么注重剧情,只关注观众的口味,虽然夹杂着历史,恐怖,推理等各种情节,但少不了乱伦,SM,强奸等元素,我们只要看到这些电影海报就大概知道电影强调的是什么。

与此同时,日本的情人旅馆兴起,并且录像机这种关键性设备开始普及(但是录像带还是很贵),日本著名的“日活”电影公司专门创立了录像制作部,与情人旅馆合作,专门为其提供国内外的粉红电影,大赚了一笔。后来有av教父之称的代々木忠可能觉得只是提供已有的不过瘾,他就自己拍了一系列的小电影,收益甚好,这可以说是最早期的av,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拍的电影都被查封,但是粉红电影没有收到丝毫影响。

再后来接近80年代的时候,此时一些地下的组织还是会拍一些类似av的视频,但是由于不专业,并没有太多人买账,直到索尼和松下打响科技竞赛战,使得便携式摄影机出现,真正的av时代算是来临了。

AV初时代

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av现在广泛认为是1981年的《星与虹之诗》,当时这部电影的产生,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当然是机器的进步,另外这部电影是地下组织拍摄的,不是正规的电影,还有就是大环境下,之前很多著名的日本电影公司都有参与粉红电影的拍摄,我们熟悉的有东宝,东映等,并且80年代正是日本经济高峰的时候,全国文化娱乐产业迅速发展,使得av逐渐从地底来到地上。大约在同一时期,日本行业自律组织成人录像伦理协会(日本宪法不允许行政当局审查媒体)成立并与警视厅达成默契,警方退休高官去伦协挂名审片顾问等等。实际就是保护费谈妥了。就在当年第一支可以公开贩售的AV作品问世,《塑封本之女窥视奥秘》(塑封本就是不买不能拆的写真集)。后来1982年的一部《洗衣店的阿健》卖出了13万盒,可以说从此之后av兴起了。

AV(Adult Video)这个词正式通用是在1983年,代代木忠与爱染恭子合作,推出了《淫欲鳗鱼》等第一代AV代表作。同年日本av的片商激增至50家以上,产品总数过千,av影片租赁店的数目也急速增加。此时av影片基本上遵循两种发展路线,一种是美少女偶像的情色片(借用拍摄手法借位),一种是不知名演员的真正性交片,两者都有自己的受众群。并且由代々木忠确立的纪实访谈路线(找新人女优,对着镜头展开诱导式访谈,罗衫渐褪,心房徐开,花径初露,尽现自我),一直延续至今。此后,“宇宙企划”推出美少女系列,一代宗匠村西透的Diamond将媒体营销手法引入AV业界,打造了以AV女优为核心的产业策略。作为产业的灵魂,女优们在产业内的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间接地为未来饭岛爱等天后级人物的出现奠定了舆论基础。

短短几年之后,两条路线之间的界限开始模糊,不少外形条件优秀的美少女偶像开始在影片中进行真实的性交,延续到当下的av核心此时才算真正成型,整个av市场进入了全新的格局。几年之内,Diamond,V&R等厂商陆续成立,为业界培养出了小林瞳,早川爱美,白石瞳等一系列名噪一时的“美型系”和“巨乳系”偶像女优。小林瞳当时有多红呢,首先她的每一部av单论出售都会破万,合计在当时为av界创造了70亿日元的收益,因为她的发达成名,av女优开始被认为是一个既有前途又有钱赚的职业,同时她还成为全国av偶像。值得一提的是,他在结婚之后依然从事av演出,这也反映了日本人与中国人在对待性这件事上截然不同的看法,或者说在对待av女优这一职业上态度的不同。

为了争夺多元化的市场,当时的av厂商们绞尽脑汁进行了各种大胆新颖的企划开发,“幻想系列”,“痴汉系列”,“强奸系列”等等,不一而足,种种系列此时的创造,为后来av盛世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奠基作用,以后无论av影片内容如何的创新,总也逃不过此时的这些系列的影响。

饭岛爱时代—av的盛世

90年代绝对是av的黄金时期,1991年,因“伦映”加入录影带制作商协会,因而举行的《Video Soft Maker感谢祭》(相当于日本AV界的奥斯卡奖),一时成为av的业内盛世。九十年代初期,在演艺界边缘挣扎一阵的饭岛爱加盟“Cristal”映像,皮肤黝黑健康、满头金黄长发,行为开放大胆的她一扫以往清纯的偶像风气,迷倒了万千男女,没错,是有男有女,饭岛爱的加盟不仅为av界带来一个全新的视野,为“Cristal”映像在一年内赚进了十亿日元,更甚的是,饭岛爱影响了一大批女优。2000年饭岛爱出版自传《柏拉图式的性爱》,销量突破一百万本,书中记录了被强奸、被迫卖淫等一系列作者早年的悲惨经历,让整个亚洲都对她产生了同情,继而变成对其坚强导致命运转折的崇拜。在80,90年代,av女优主要是一些没有名气的小明星,想要借助一脱成名,又或是一些走投无路的女孩,短时间内需要大量的钱,但是在饭岛爱之后,日本女性开始对av女优的职业给与起码的尊重,甚至广泛的开始崇拜她,染黄头发,晒黑皮肤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成为流行文化。许多av女优都曾公然宣称饭岛爱是她们的偶像,从此,那些有着进入演艺圈发展的日本少女毫无顾忌的加入了av行业,后来有名的小泽圆其实家世非常好,她不仅会演奏钢琴,还热爱排球等运动,成为av女优只是为了尝试新奇的体验;前面提到的松岛枫是为了男朋友的事业决定拍摄av,她的第一部av就是男朋友做的导演;现在依然很火的吉泽明步则是被骗入了av行业,不然她也只是不出名的一个小模特;去年红极一时的橘梨纱,也在去年隐退了,她拍av的原因只是因为不愉快的性经历,想体验真正的性快感。

饭岛爱的时代结束之后,大约是在1995年,日本进入泡沫经济时代,av产业和其他产业一样陷入低谷,录像带租赁店纷纷转变为平价销售店,“Diomand映像”破产。V&R不得不全盘顺应消费者的口味,各家片商都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此时新片商SOD(Soft on Diomand)应运而生,该公司推行了全新的经营观念和战略思维,将av传播的租赁模式转变为销售模式,同时将借DVD为载体的影片价格下调到以前的一半以下,然后将大量精力放在作品的企划上,以内容而不仅仅是女优来吸引观众,这样的改变使得SOD在极短时间内冲上av产业的王座并延续至今。新的销售模式取代了以往的租赁模式,这更加系统化了av的发展,行业内瞬间又进入了数百家全新的片商,最后由SOD和“北都集团”瓜分天下。整个90年代,av不仅内容上取得了一致性的系统化统一,在产业链上也更加的明确具体,到此,真正的av盛世算是来临,以后出现了很多有名的女优,我们叫得出名字的不外乎苍井空,波多野结衣,小泽玛利亚,松岛枫等等,她们基本上是承接了以前的av时代,在2000年之后取得了迅速的发展。

泷泽萝拉—AV次时代

有资料显示,日本2011年注册在案的女优人数有16万人,其中12万人的年龄在20—29岁,而日本20—29岁的女性总人数为600万,也就是说在日本的20—29岁的女人中,每50个就有一个是注册在案的av女优。另外有非官方的数据显示,日本女人每5个就有一个有拍过av的经历。其实自2010年之后,日本av国内的销量呈下降趋势,整个av行业并不景气,但是每年仍然有大量的av女优加入进来。究其原因,主要的当然是有钱赚,不说我们熟知的神级女优苍井空之类的,普通的一线女优每部片子能得到60000+的人民币,二线女优也是上万的钱,三线女优或者只是偶尔客串的“素人”,每部片子大约6000+,当然现在可能价钱会减少。值得一提的是,av男优的片酬少的可怜,即使是叫得出名字的类似加藤鹰(人称“金手指”,因他有绝技用手指让女优高潮),又或是南佳也(av界的木村拓哉,有看过他av的女性评论,有了南佳也,谁还会理木村拓哉呢,因此得名)他们每拍一次av的片酬只有三线女优那么多。

泷泽萝拉2012年底出道,拍了5部片子,获得了足够的人气便退隐“洗白(由av界进入演艺界)”,至今已参加过电影拍摄,网游宣传甚至是代言人,对于多数av女优来说,泷泽萝拉的事迹正是他们心中完美的av结局。日本人会不会自己也讨厌自己是av出产大国我不知道,但目前来看,日本经济依然不尽如人意,这也就意味着政府对av产业的发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可以看到不论是在综艺节目中、电影中、还是动漫中,色情成分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以日本av为题材的电影更是愈发的兴盛。

现在是av的次时代,一方面观众的审美疲劳越来越严重,不论什么片子,总逃不过已有的那些套路,不过是换了个主角换了个地方;另一方面产业内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不论是女优还是片商本身都面临更大的挑战。未来的日本av将是什么样的局面,我们拭目以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